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冀州助孕-产前诊断全方位的服务

冀州助孕-产前诊断全方位的服务

发布日期:2021年04月15日 09时04分25秒

   浙江台州市立医院妇科主任医师柴芝红——行走山区 守护健康(我们的2020)

本报记者 顾 春 《 人民日报 》( 2021年03月16日 第07 版)

“柴医生,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从四川乐山峨边彝族自治县结束帮扶工作已经两个多月了,柴芝红还常收到患者的微信。

  

对浙江台州市立医院妇科主任医师柴芝红而言,2020年忙碌而充实。

  她挂职副院长的峨边县人民医院,医疗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

  

2018年4月,柴芝红刚到峨边时,县人民医院妇产科一年手术很少,复杂手术病人只能去乐山就诊。

  医院虽然配有腹腔镜设备,但妇产科没人会用。

  于是,柴芝红手把手教妇科医生。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当地医生逐渐可以开展腹腔镜及宫腔镜手术。

  

一次,柴芝红组织妇产科应急演练比赛。

  比赛第二天就来了一个危急产妇,当时,腹中的胎心已经听不到了。

  几名医生推车的推车,拿仪器的拿仪器,一路快跑进手术室,两分钟后婴儿出生,马上抢救,3分钟后听到一声啼哭。

  “惊险啊,再耽搁一会儿,这孩子可能就没了。

  ”几名医生连说,应急演练太管用了。

  

一个月后,柴芝红去这名产妇家回访,才知道为什么她来医院这么晚。

  她家在峨边与大凉山交界处,山路又窄又弯,急转弯一个接一个,不时惊出柴芝红一身冷汗。

  

了解到群众看病的实际困难,柴芝红开始频繁下乡义诊。

  去年,她把峨边19个乡镇跑了个遍,最远的乡镇,单程就需要3个多小时。

  

去年11月,柴芝红接到电话,一位产妇剖腹产大出血,情况危急。

  柴芝红火速赶到。

  

当时,产妇失血过多,更不巧的,产妇还是特殊的A2亚型血型,峨边所有A型血都无法配对。

  血液从乐山运来,起码要两三个小时。

  现场其他医生眼巴巴盯着柴芝红。

  

“不能再等,先输O型血,补充血色素!”柴芝红决定。

  正是她的果断应对,把产妇从死亡边缘拽了回来。

  

在柴芝红的帮带下,医院的微创技术渐有名气,周边县城的病人也慕名而来。

  为让更多医生了解学习微创手术,2020年11月,柴芝红开展“妇产科微创技术在基层医院的推广”项目,请来北京、浙江、广东的专家,为医生们讲课,周边各县的医生闻讯纷纷赶来学习。

  

在峨边两年多,柴芝红与病人结下深厚情谊。

  一次,她和出院病人约好去回访。

  对方得知后,凌晨就起来磨豆子做豆腐。

  柴芝红下乡时,病人家属塞给她腊肉香肠,非让她带回去。

  

柴芝红不懂彝语,只能听懂“卡沙沙”,就是彝语“谢谢”的意思。

  在峨边,她听得最多的就是“卡沙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