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加州代孕机构-最值得关注的生育趋势

加州代孕机构-最值得关注的生育趋势

发布日期:2021年04月15日 09时04分14秒

来源标题:18岁小伙被砍70多刀后身亡,27年后嫌疑人被抓,突然当庭翻供!

极目新闻记者 刘楒睿

1993年,

广东省雷州市唐家镇土乐上村,

一名18岁的男青年吴德芳

被砍杀70多刀,

现场还有一名19岁女青年吴某尾

被砍伤。

犯罪嫌疑人吴某长犯案后,

逃亡徐闻县娶妻生子,

靠出海捕鱼为生,

畏罪潜逃27年后落网。

3月15日上午10时,

这起备受关注的“湛江杀人案”

在雷州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逃亡27年后被捕

1993年5月,广东省雷州市唐家镇土乐上村,村民吴某长持刀砍死同村18岁的男青年吴德芳,砍伤19岁女青年吴某尾,之后潜逃。

2019年12月底,吴德芳的家属偶然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张吴某长的近照。通过大数据比对,警方很快锁定了嫌疑犯。

此时,嫌疑犯吴某长已改名“苏雄”,正在徐闻县靠出海捕鱼为生。在这27年里,吴某长与妻子结婚,还育有两个孩子。

该案代理律师周兆成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吴某长到案后供述称,作案后他一直东躲西藏,一直到湛江某县化名后,依靠在工地打工为生,并通过中介获得了当地户口。据吴某长的妻子称,吴某长和自己认识时便自称是孤儿。

2020年2月19日,吴某长正在徐闻县一市场卖鱼档口被捕。

2020年6月28日,雷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曾对被害人进行过开棺验尸,制作了现场勘验笔录以及提取了吴德芳骸骨右胫骨一截、牙齿22颗、胃部相应位置泥土一份。

9月16日,被害人家属收到《雷州市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通知书显示,雷州市公安局对吴德芳的牙齿、右胫骨进行了DNA鉴定,鉴定意见是吴德芳的牙齿、右胫骨未检出有效STR分型。

据此前媒体报道,周兆成曾表示,被害人吴德芳尸体早已腐化,只剩下一堆白骨;而早前案卷卷宗又意外遗失,目前嫌疑人的供述存在避重就轻,没有如实交代作案过程。加之,雷州公安机关就被害人吴德芳的遗骸进行鉴定,未能确定死者吴德芳的身份。

2020年10月27日,周兆成依法向公安部提交了《恳请公安部介入“雷州27年前吴德芳被杀案”,对被害人吴德芳DNA进行重新鉴定申请书》。

3月14日,周兆成告诉记者,现在鉴定结果已经出来,证实死者的身份系被害人吴德芳。“这样后面的庭审就不会因为无法证实死者的身份,导致控方指控不了被告人吴某长故意杀人罪。”周兆成说。

嫌疑人当庭翻供

3月15日上午10时,湛江中级人民法院在雷州市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对28年前吴德芳被杀案公开开庭审理。

极目新闻记者从周兆成律师处了解到,被害人吴德芳的母亲及9个姐妹,被告人吴某长逃亡期间娶的妻子、大儿子旁听了庭审。吴德芳最小的弟弟吴尚鸿以及本案另一名被害人吴某尾,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身份参加了庭审。

被害人家属提供的一份起诉书显示,在开庭前,被害人吴德芳亲属联名向法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被告人吴某长赔偿吴德芳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以及全家28年以来所遭受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324万元。

被害人吴德芳亲属相关起诉书1(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被害人吴德芳亲属相关起诉书2(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记者,在庭审现场,被告人吴某长剃着平头,戴着黑色眼镜和口罩、穿着拖鞋坐在被告席上。庭审开始,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吴某长就对指控其故意杀人罪当庭翻供了。

“吴某长辩称自己没有故意杀人,自己对被害人吴德芳属于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另一名被害人吴某尾是故意伤害罪,对公诉人指控的全部案卷材料均有异议。”周兆成说,这时坐在原告席上的另一名被害人吴某尾情绪非常激动,跳起来嚷道:“吴某长,你要讲良心话,你讲假话不得好死!”

周兆成介绍,随后公诉人询问吴某长为何当庭翻供,吴某长称“此前遭到恐吓、强迫做了那样的供述”,庭上的(供述)才是真实的,但公诉人问他是否遭到了刑讯逼供,他又说没有。

周兆成说,此外,在庭审中,辩护人与公诉人、诉讼代理人就被告人作案砍刀去向、被告人对被害人到底砍了几刀,以及是否有第三人作案、被害人吴德芳遗骸鉴定是否合法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在最后称述阶段,被告人吴某长希望法庭不要判处死刑,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愿意找亲戚朋友借钱赔偿被害人。由于被告人吴某长认罪态度差,当庭翻供,公诉人以及被害人诉讼代理人一致当庭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吴某长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由于被告人吴某长当庭翻供,整个庭审从上午10时一直持续到傍晚7时,最终由于被害人吴德芳亲属以及吴某尾拒绝民事调解,法庭选择择期宣判。

当事人不同意调解书 (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吴德芳弟弟吴尚鸿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过去的27年,他们全家人都没有放弃追凶。3月13日开庭前,全家人都来到哥哥的坟前,告诉哥哥凶手即将受审,让他在九泉之下安息。

吴尚鸿说,全家人都希望一审能够判处吴某长死刑并立即执行。如果不是这个结果,他们将上诉。

极目新闻记者 刘楒睿

1993年,

广东省雷州市唐家镇土乐上村,

一名18岁的男青年吴德芳

被砍杀70多刀,

现场还有一名19岁女青年吴某尾

被砍伤。

犯罪嫌疑人吴某长犯案后,

逃亡徐闻县娶妻生子,

靠出海捕鱼为生,

畏罪潜逃27年后落网。

3月15日上午10时,

这起备受关注的“湛江杀人案”

在雷州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逃亡27年后被捕

1993年5月,广东省雷州市唐家镇土乐上村,村民吴某长持刀砍死同村18岁的男青年吴德芳,砍伤19岁女青年吴某尾,之后潜逃。

2019年12月底,吴德芳的家属偶然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张吴某长的近照。通过大数据比对,警方很快锁定了嫌疑犯。

此时,嫌疑犯吴某长已改名“苏雄”,正在徐闻县靠出海捕鱼为生。在这27年里,吴某长与妻子结婚,还育有两个孩子。

该案代理律师周兆成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吴某长到案后供述称,作案后他一直东躲西藏,一直到湛江某县化名后,依靠在工地打工为生,并通过中介获得了当地户口。据吴某长的妻子称,吴某长和自己认识时便自称是孤儿。

2020年2月19日,吴某长正在徐闻县一市场卖鱼档口被捕。

2020年6月28日,雷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曾对被害人进行过开棺验尸,制作了现场勘验笔录以及提取了吴德芳骸骨右胫骨一截、牙齿22颗、胃部相应位置泥土一份。

9月16日,被害人家属收到《雷州市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通知书显示,雷州市公安局对吴德芳的牙齿、右胫骨进行了DNA鉴定,鉴定意见是吴德芳的牙齿、右胫骨未检出有效STR分型。

据此前媒体报道,周兆成曾表示,被害人吴德芳尸体早已腐化,只剩下一堆白骨;而早前案卷卷宗又意外遗失,目前嫌疑人的供述存在避重就轻,没有如实交代作案过程。加之,雷州公安机关就被害人吴德芳的遗骸进行鉴定,未能确定死者吴德芳的身份。

2020年10月27日,周兆成依法向公安部提交了《恳请公安部介入“雷州27年前吴德芳被杀案”,对被害人吴德芳DNA进行重新鉴定申请书》。

3月14日,周兆成告诉记者,现在鉴定结果已经出来,证实死者的身份系被害人吴德芳。“这样后面的庭审就不会因为无法证实死者的身份,导致控方指控不了被告人吴某长故意杀人罪。”周兆成说。

嫌疑人当庭翻供

3月15日上午10时,湛江中级人民法院在雷州市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对28年前吴德芳被杀案公开开庭审理。

极目新闻记者从周兆成律师处了解到,被害人吴德芳的母亲及9个姐妹,被告人吴某长逃亡期间娶的妻子、大儿子旁听了庭审。吴德芳最小的弟弟吴尚鸿以及本案另一名被害人吴某尾,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身份参加了庭审。

被害人家属提供的一份起诉书显示,在开庭前,被害人吴德芳亲属联名向法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被告人吴某长赔偿吴德芳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以及全家28年以来所遭受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324万元。

被害人吴德芳亲属相关起诉书1(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被害人吴德芳亲属相关起诉书2(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记者,在庭审现场,被告人吴某长剃着平头,戴着黑色眼镜和口罩、穿着拖鞋坐在被告席上。庭审开始,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吴某长就对指控其故意杀人罪当庭翻供了。

“吴某长辩称自己没有故意杀人,自己对被害人吴德芳属于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另一名被害人吴某尾是故意伤害罪,对公诉人指控的全部案卷材料均有异议。”周兆成说,这时坐在原告席上的另一名被害人吴某尾情绪非常激动,跳起来嚷道:“吴某长,你要讲良心话,你讲假话不得好死!”

周兆成介绍,随后公诉人询问吴某长为何当庭翻供,吴某长称“此前遭到恐吓、强迫做了那样的供述”,庭上的(供述)才是真实的,但公诉人问他是否遭到了刑讯逼供,他又说没有。

周兆成说,此外,在庭审中,辩护人与公诉人、诉讼代理人就被告人作案砍刀去向、被告人对被害人到底砍了几刀,以及是否有第三人作案、被害人吴德芳遗骸鉴定是否合法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在最后称述阶段,被告人吴某长希望法庭不要判处死刑,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愿意找亲戚朋友借钱赔偿被害人。由于被告人吴某长认罪态度差,当庭翻供,公诉人以及被害人诉讼代理人一致当庭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吴某长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由于被告人吴某长当庭翻供,整个庭审从上午10时一直持续到傍晚7时,最终由于被害人吴德芳亲属以及吴某尾拒绝民事调解,法庭选择择期宣判。

当事人不同意调解书 (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吴德芳弟弟吴尚鸿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过去的27年,他们全家人都没有放弃追凶。3月13日开庭前,全家人都来到哥哥的坟前,告诉哥哥凶手即将受审,让他在九泉之下安息。

吴尚鸿说,全家人都希望一审能够判处吴某长死刑并立即执行。如果不是这个结果,他们将上诉。